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瞭望大地

乘大齐之风,一匡天下;秉管晏之智,大兴中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观察之一  

2012-01-01 08:25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穿越1966:日本人惊叹“想不到真有这样令人羡慕的社会 ”

新观察之一 - 管晏追行 - 管晏追行 (2011-12-16 22:27:52)
TE>新观察之一 - 管晏追行 - 管晏追行转载TE>
看到日本宪兵用脚踢中国老百姓的情景,而现在,所有的中国人都不向我们提及这些事,说“往事就让它付诸流水吧”。连幼小的女孩子都以充满友爱的眼光仰头看着我,紧紧地握着我的手。 我们依依不舍地同这些男孩子女孩子告别,坐上了大轿车。一位老是乐呵呵的净土宗和尚感慨地说:“唉呀,我完全服了。孩子们太厉害了。想不到这样的社会能存在于现实之中。我在头脑中正闹着革命。” 据说他在全力解决日本的小阿飞问题,搞得很伤脑筋。 有人对红卫兵们的诚实更加低下了头。我们的翻译、一直陪同我们的大学生(红卫兵),每天晚上开检查会,这怕是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毛泽东思想的结果吧!在同行的日本太太中,也有人以真挚的心情谈论说:真“想把他们带回去,叫我的女儿嫁给他。”

看到日本宪兵用脚踢中国老百姓的情景,而现在,所有的中国人都不向我们提及这些事,说“往事就让它付诸流水吧”。连幼小的女孩子都以充满友爱的眼光仰头看着我,紧紧地握着我的手。 我们依依不舍地同这些男孩子女孩子告别,坐上了大轿车。一位老是乐呵呵的净土宗和尚感慨地说:“唉呀,我完全服了。孩子们太厉害了。想不到这样的社会能存在于现实之中。我在头脑中正闹着革命。” 据说他在全力解决日本的小阿飞问题,搞得很伤脑筋。 有人对红卫兵们的诚实更加低下了头。我们的翻译、一直陪同我们的大学生(红卫兵),每天晚上开检查会,这怕是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毛泽东思想的结果吧!在同行的日本太太中,也有人以真挚的心情谈论说:真“想把他们带回去,叫我的女儿嫁给他。” 接着穿越1966,在当年12月14日《参考消息》第一版上转载了日本《东京新闻》11月29日、30日发表的日本散文家涩泽华子所写题为《对中国的印象》的文章,《参考消息》转载时自拟的题目是“想不到真有这样令人羡慕的社会 ”【图片是百度来的,1966年一个上海的医院】

 

新观察之一 - 管晏追行 - 管晏追行
接着穿越1966,在当年12月14日《参考消息》第一版上转载了日本《东京新闻》11月29日、30日发表的日本散文家涩泽华子所写题为《对中国的印象》的文章,《参考消息》转载时自拟的题目是“想不到真有这样令人羡慕的社会 ”【图片是百度来的,1966年一个上海的医院】 南京附近化肥工厂的工人住宅是钢筋结构的三层楼房,排列着好几幢,据说住着四万人。我们有机会访问了这些家庭中的一个。这次访问原先没有列入计划。 老大妈对于我们这些日本人出其不意的访问,感到有点腼腆。但是很快就让我们进屋参观,并且回答了我们提出的问题。 我们对比着日本的现状,讯问了婆媳关系和父子关系。说是父子、婆媳、兄弟姐妹也都是同志;因为穷人互助精神强,所以邻舍间也相处得很好。 说是婆媳间意见分歧是常有的,顶多不过是吵吵嘴,一有这样的矛盾,就学习毛泽东语录,互相讨论,加以解决。说是以老婆婆为对象的语录学习,每星期进行三次(每次两小时)。 总之,如果我们把红封皮的语录本高高举起,在街上行走的红卫兵群众就会露出同志般的亲爱的笑容,也举起这本红色的书向我们答礼。 在这个国家里,完全不存在精神主义的气氛,而使人感到充满了现实行动力量的人们发出的巨大的能量。 据说,让五岁以上的儿童就学习语录(幼儿版),教他们读和写,也教给他们简单的算术。 市场上食品

    南京附近化肥工厂的工人住宅是钢筋结构的三层楼房,排列着好几幢,据说住着四万人。我们有机会访问了这些家庭中的一个。这次访问原先没有列入计划。

    老大妈对于我们这些日本人出其不意的访问,感到有点腼腆。但是很快就让我们进屋参观,并且回答了我们提出的问题。看到日本宪兵用脚踢中国老百姓的情景,而现在,所有的中国人都不向我们提及这些事,说“往事就让它付诸流水吧”。连幼小的女孩子都以充满友爱的眼光仰头看着我,紧紧地握着我的手。 我们依依不舍地同这些男孩子女孩子告别,坐上了大轿车。一位老是乐呵呵的净土宗和尚感慨地说:“唉呀,我完全服了。孩子们太厉害了。想不到这样的社会能存在于现实之中。我在头脑中正闹着革命。” 据说他在全力解决日本的小阿飞问题,搞得很伤脑筋。 有人对红卫兵们的诚实更加低下了头。我们的翻译、一直陪同我们的大学生(红卫兵),每天晚上开检查会,这怕是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毛泽东思想的结果吧!在同行的日本太太中,也有人以真挚的心情谈论说:真“想把他们带回去,叫我的女儿嫁给他。”

    我们对比着日本的现状,讯问了婆媳关系和父子关系。说是父子、婆媳、兄弟姐妹也都是同志;因为穷人互助精神强,所以邻舍间也相处得很好。

    说是婆媳间意见分歧是常有的,顶多不过是吵吵嘴,一有这样的矛盾,就学习毛泽东语录,互相讨论,加以解决。说是以老婆婆为对象的语录学习,每星期进行三次(每次两小时)。丰富齐全,价格低廉。米、油、棉是配给的,但是据说,米哪一家都有剩余。也有便宜的食堂,一切都替劳动妇女考虑到了,十分方便。归根到底,中国的家庭是为劳动而存在的,是叫肉体休息的场所,而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,家庭存在的价值是稀少的。不过,那里没有小阿飞,没有小偷,这样的社会的确是叫人羡慕的。 在儿童是国家的这个观念下,人民通过同志这个社会团结观念紧密地联结在一起了。我们问一个大学三年级的学生:你的父母和毛泽东,谁重要?他明确地回答说:“有了毛泽东才有双亲,所以毛泽东重要。”他说这话就像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一样。 我们参观了上海闸北区少年宫。 我们乘坐的大轿车刚在少年宫门口停下,穿着白上衣,戴着红领巾的孩子们,就成群结队地出来欢迎我们。他们一个个都和蔼可亲。他们拉着我们每个人的手,把我们引进房间。一个从头到尾陪着我的十一岁的女孩子,聪明伶俐,一点也不怕生人。她显得那么朴实,深深地打动了人心,使人觉得这不单单是国际亲善。 语言虽然不同,但是同样的肤色、同是黑眼睛,就使我增强了亲近感。 孩子们秩序井然,每一双眼睛里都闪耀着智慧的火花。身边的女孩子不停地用充满自信的语调说着什么,我问翻译:她讲什么?说是:“我们青少年始终记着毛主席的教导,无论到什么地方,都要表现我们青少年的气概。” 我突然回想起了日本侵略当时,在上海街头

    总之,如果我们把红封皮的语录本高高举起,在街上行走的红卫兵群众就会露出同志般的亲爱的笑容,也举起这本红色的书向我们答礼。看到日本宪兵用脚踢中国老百姓的情景,而现在,所有的中国人都不向我们提及这些事,说“往事就让它付诸流水吧”。连幼小的女孩子都以充满友爱的眼光仰头看着我,紧紧地握着我的手。 我们依依不舍地同这些男孩子女孩子告别,坐上了大轿车。一位老是乐呵呵的净土宗和尚感慨地说:“唉呀,我完全服了。孩子们太厉害了。想不到这样的社会能存在于现实之中。我在头脑中正闹着革命。” 据说他在全力解决日本的小阿飞问题,搞得很伤脑筋。 有人对红卫兵们的诚实更加低下了头。我们的翻译、一直陪同我们的大学生(红卫兵),每天晚上开检查会,这怕是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毛泽东思想的结果吧!在同行的日本太太中,也有人以真挚的心情谈论说:真“想把他们带回去,叫我的女儿嫁给他。”

    在这个国家里,完全不存在精神主义的气氛,而使人感到充满了现实行动力量的人们发出的巨大的能量。

    据说,让五岁以上的儿童就学习语录(幼儿版),教他们读和写,也教给他们简单的算术。丰富齐全,价格低廉。米、油、棉是配给的,但是据说,米哪一家都有剩余。也有便宜的食堂,一切都替劳动妇女考虑到了,十分方便。归根到底,中国的家庭是为劳动而存在的,是叫肉体休息的场所,而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,家庭存在的价值是稀少的。不过,那里没有小阿飞,没有小偷,这样的社会的确是叫人羡慕的。 在儿童是国家的这个观念下,人民通过同志这个社会团结观念紧密地联结在一起了。我们问一个大学三年级的学生:你的父母和毛泽东,谁重要?他明确地回答说:“有了毛泽东才有双亲,所以毛泽东重要。”他说这话就像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一样。 我们参观了上海闸北区少年宫。 我们乘坐的大轿车刚在少年宫门口停下,穿着白上衣,戴着红领巾的孩子们,就成群结队地出来欢迎我们。他们一个个都和蔼可亲。他们拉着我们每个人的手,把我们引进房间。一个从头到尾陪着我的十一岁的女孩子,聪明伶俐,一点也不怕生人。她显得那么朴实,深深地打动了人心,使人觉得这不单单是国际亲善。 语言虽然不同,但是同样的肤色、同是黑眼睛,就使我增强了亲近感。 孩子们秩序井然,每一双眼睛里都闪耀着智慧的火花。身边的女孩子不停地用充满自信的语调说着什么,我问翻译:她讲什么?说是:“我们青少年始终记着毛主席的教导,无论到什么地方,都要表现我们青少年的气概。” 我突然回想起了日本侵略当时,在上海街头

    市场上食品丰富齐全,价格低廉。米、油、棉是配给的,但是据说,米哪一家都有剩余。也有便宜的食堂,一切都替劳动妇女考虑到了,十分方便。归根到底,中国的家庭是为劳动而存在的,是叫肉体休息的场所,而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,家庭存在的价值是稀少的。不过,那里没有小阿飞,没有小偷,这样的社会的确是叫人羡慕的。

    在儿童是国家的这个观念下,人民通过同志这个社会团结观念紧密地联结在一起了。我们问一个大学三年级的学生:你的父母和毛泽东,谁重要?他明确地回答说:“有了毛泽东才有双亲,所以毛泽东重要。”他说这话就像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一样。接着穿越1966,在当年12月14日《参考消息》第一版上转载了日本《东京新闻》11月29日、30日发表的日本散文家涩泽华子所写题为《对中国的印象》的文章,《参考消息》转载时自拟的题目是“想不到真有这样令人羡慕的社会 ”【图片是百度来的,1966年一个上海的医院】 南京附近化肥工厂的工人住宅是钢筋结构的三层楼房,排列着好几幢,据说住着四万人。我们有机会访问了这些家庭中的一个。这次访问原先没有列入计划。 老大妈对于我们这些日本人出其不意的访问,感到有点腼腆。但是很快就让我们进屋参观,并且回答了我们提出的问题。 我们对比着日本的现状,讯问了婆媳关系和父子关系。说是父子、婆媳、兄弟姐妹也都是同志;因为穷人互助精神强,所以邻舍间也相处得很好。 说是婆媳间意见分歧是常有的,顶多不过是吵吵嘴,一有这样的矛盾,就学习毛泽东语录,互相讨论,加以解决。说是以老婆婆为对象的语录学习,每星期进行三次(每次两小时)。 总之,如果我们把红封皮的语录本高高举起,在街上行走的红卫兵群众就会露出同志般的亲爱的笑容,也举起这本红色的书向我们答礼。 在这个国家里,完全不存在精神主义的气氛,而使人感到充满了现实行动力量的人们发出的巨大的能量。 据说,让五岁以上的儿童就学习语录(幼儿版),教他们读和写,也教给他们简单的算术。 市场上食品

    我们参观了上海闸北区少年宫。丰富齐全,价格低廉。米、油、棉是配给的,但是据说,米哪一家都有剩余。也有便宜的食堂,一切都替劳动妇女考虑到了,十分方便。归根到底,中国的家庭是为劳动而存在的,是叫肉体休息的场所,而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,家庭存在的价值是稀少的。不过,那里没有小阿飞,没有小偷,这样的社会的确是叫人羡慕的。 在儿童是国家的这个观念下,人民通过同志这个社会团结观念紧密地联结在一起了。我们问一个大学三年级的学生:你的父母和毛泽东,谁重要?他明确地回答说:“有了毛泽东才有双亲,所以毛泽东重要。”他说这话就像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一样。 我们参观了上海闸北区少年宫。 我们乘坐的大轿车刚在少年宫门口停下,穿着白上衣,戴着红领巾的孩子们,就成群结队地出来欢迎我们。他们一个个都和蔼可亲。他们拉着我们每个人的手,把我们引进房间。一个从头到尾陪着我的十一岁的女孩子,聪明伶俐,一点也不怕生人。她显得那么朴实,深深地打动了人心,使人觉得这不单单是国际亲善。 语言虽然不同,但是同样的肤色、同是黑眼睛,就使我增强了亲近感。 孩子们秩序井然,每一双眼睛里都闪耀着智慧的火花。身边的女孩子不停地用充满自信的语调说着什么,我问翻译:她讲什么?说是:“我们青少年始终记着毛主席的教导,无论到什么地方,都要表现我们青少年的气概。” 我突然回想起了日本侵略当时,在上海街头

    我们乘坐的大轿车刚在少年宫门口停下,穿着白上衣,戴着红领巾的孩子们,就成群结队地出来欢迎我们。他们一个个都和蔼可亲。他们拉着我们每个人的手,把我们引进房间。一个从头到尾陪着我的十一岁的女孩子,聪明伶俐,一点也不怕生人。她显得那么朴实,深深地打动了人心,使人觉得这不单单是国际亲善。接着穿越1966,在当年12月14日《参考消息》第一版上转载了日本《东京新闻》11月29日、30日发表的日本散文家涩泽华子所写题为《对中国的印象》的文章,《参考消息》转载时自拟的题目是“想不到真有这样令人羡慕的社会 ”【图片是百度来的,1966年一个上海的医院】 南京附近化肥工厂的工人住宅是钢筋结构的三层楼房,排列着好几幢,据说住着四万人。我们有机会访问了这些家庭中的一个。这次访问原先没有列入计划。 老大妈对于我们这些日本人出其不意的访问,感到有点腼腆。但是很快就让我们进屋参观,并且回答了我们提出的问题。 我们对比着日本的现状,讯问了婆媳关系和父子关系。说是父子、婆媳、兄弟姐妹也都是同志;因为穷人互助精神强,所以邻舍间也相处得很好。 说是婆媳间意见分歧是常有的,顶多不过是吵吵嘴,一有这样的矛盾,就学习毛泽东语录,互相讨论,加以解决。说是以老婆婆为对象的语录学习,每星期进行三次(每次两小时)。 总之,如果我们把红封皮的语录本高高举起,在街上行走的红卫兵群众就会露出同志般的亲爱的笑容,也举起这本红色的书向我们答礼。 在这个国家里,完全不存在精神主义的气氛,而使人感到充满了现实行动力量的人们发出的巨大的能量。 据说,让五岁以上的儿童就学习语录(幼儿版),教他们读和写,也教给他们简单的算术。 市场上食品

    语言虽然不同,但是同样的肤色、同是黑眼睛,就使我增强了亲近感。接着穿越1966,在当年12月14日《参考消息》第一版上转载了日本《东京新闻》11月29日、30日发表的日本散文家涩泽华子所写题为《对中国的印象》的文章,《参考消息》转载时自拟的题目是“想不到真有这样令人羡慕的社会 ”【图片是百度来的,1966年一个上海的医院】 南京附近化肥工厂的工人住宅是钢筋结构的三层楼房,排列着好几幢,据说住着四万人。我们有机会访问了这些家庭中的一个。这次访问原先没有列入计划。 老大妈对于我们这些日本人出其不意的访问,感到有点腼腆。但是很快就让我们进屋参观,并且回答了我们提出的问题。 我们对比着日本的现状,讯问了婆媳关系和父子关系。说是父子、婆媳、兄弟姐妹也都是同志;因为穷人互助精神强,所以邻舍间也相处得很好。 说是婆媳间意见分歧是常有的,顶多不过是吵吵嘴,一有这样的矛盾,就学习毛泽东语录,互相讨论,加以解决。说是以老婆婆为对象的语录学习,每星期进行三次(每次两小时)。 总之,如果我们把红封皮的语录本高高举起,在街上行走的红卫兵群众就会露出同志般的亲爱的笑容,也举起这本红色的书向我们答礼。 在这个国家里,完全不存在精神主义的气氛,而使人感到充满了现实行动力量的人们发出的巨大的能量。 据说,让五岁以上的儿童就学习语录(幼儿版),教他们读和写,也教给他们简单的算术。 市场上食品

    孩子们秩序井然,每一双眼睛里都闪耀着智慧的火花。身边的女孩子不停地用充满自信的语调说着什么,我问翻译:她讲什么?说是:“我们青少年始终记着毛主席的教导,无论到什么地方,都要表现我们青少年的气概。”接着穿越1966,在当年12月14日《参考消息》第一版上转载了日本《东京新闻》11月29日、30日发表的日本散文家涩泽华子所写题为《对中国的印象》的文章,《参考消息》转载时自拟的题目是“想不到真有这样令人羡慕的社会 ”【图片是百度来的,1966年一个上海的医院】 南京附近化肥工厂的工人住宅是钢筋结构的三层楼房,排列着好几幢,据说住着四万人。我们有机会访问了这些家庭中的一个。这次访问原先没有列入计划。 老大妈对于我们这些日本人出其不意的访问,感到有点腼腆。但是很快就让我们进屋参观,并且回答了我们提出的问题。 我们对比着日本的现状,讯问了婆媳关系和父子关系。说是父子、婆媳、兄弟姐妹也都是同志;因为穷人互助精神强,所以邻舍间也相处得很好。 说是婆媳间意见分歧是常有的,顶多不过是吵吵嘴,一有这样的矛盾,就学习毛泽东语录,互相讨论,加以解决。说是以老婆婆为对象的语录学习,每星期进行三次(每次两小时)。 总之,如果我们把红封皮的语录本高高举起,在街上行走的红卫兵群众就会露出同志般的亲爱的笑容,也举起这本红色的书向我们答礼。 在这个国家里,完全不存在精神主义的气氛,而使人感到充满了现实行动力量的人们发出的巨大的能量。 据说,让五岁以上的儿童就学习语录(幼儿版),教他们读和写,也教给他们简单的算术。 市场上食品

    我突然回想起了日本侵略当时,在上海街头看到日本宪兵用脚踢中国老百姓的情景,而现在,所有的中国人都不向我们提及这些事,说“往事就让它付诸流水吧”。连幼小的女孩子都以充满友爱的眼光仰头看着我,紧紧地握着我的手。接着穿越1966,在当年12月14日《参考消息》第一版上转载了日本《东京新闻》11月29日、30日发表的日本散文家涩泽华子所写题为《对中国的印象》的文章,《参考消息》转载时自拟的题目是“想不到真有这样令人羡慕的社会 ”【图片是百度来的,1966年一个上海的医院】 南京附近化肥工厂的工人住宅是钢筋结构的三层楼房,排列着好几幢,据说住着四万人。我们有机会访问了这些家庭中的一个。这次访问原先没有列入计划。 老大妈对于我们这些日本人出其不意的访问,感到有点腼腆。但是很快就让我们进屋参观,并且回答了我们提出的问题。 我们对比着日本的现状,讯问了婆媳关系和父子关系。说是父子、婆媳、兄弟姐妹也都是同志;因为穷人互助精神强,所以邻舍间也相处得很好。 说是婆媳间意见分歧是常有的,顶多不过是吵吵嘴,一有这样的矛盾,就学习毛泽东语录,互相讨论,加以解决。说是以老婆婆为对象的语录学习,每星期进行三次(每次两小时)。 总之,如果我们把红封皮的语录本高高举起,在街上行走的红卫兵群众就会露出同志般的亲爱的笑容,也举起这本红色的书向我们答礼。 在这个国家里,完全不存在精神主义的气氛,而使人感到充满了现实行动力量的人们发出的巨大的能量。 据说,让五岁以上的儿童就学习语录(幼儿版),教他们读和写,也教给他们简单的算术。 市场上食品

    我们依依不舍地同这些男孩子女孩子告别,坐上了大轿车。一位老是乐呵呵的净土宗和尚感慨地说:“唉呀,我完全服了。孩子们太厉害了。想不到这样的社会能存在于现实之中。我在头脑中正闹着革命。”

    据说他在全力解决日本的小阿飞问题,搞得很伤脑筋。

    有人对红卫兵们的诚实更加低下了头。我们的翻译、一直陪同我们的大学生(红卫兵),每天晚上开检查会,这怕是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毛泽东思想的结果吧!在同行的日本太太中,也有人以真挚的心情谈论说:真“想把他们带回去,叫我的女儿嫁给他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