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瞭望大地

乘大齐之风,一匡天下;秉管晏之智,大兴中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秦直道 正被世界遗忘的奇迹  

2006-08-15 18:24:31|  分类: 文史资料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秦直道 正被世界遗忘的奇迹
  直到今天欧洲还流行着一条谚语:"条条大道通罗马",5米左右宽的罗马大道曾经让欧洲人引以自豪了一千多年。可实际上,罗马帝国兴盛之前200年,中国的秦始皇就修建成了一条"高速公路"---秦直道,宽度在30-60米间,从当时的国都咸阳翻山越岭直达内蒙古的包头,全长700多公里,这是两千多年前的军用高速公路,秦军的千军万马三天三夜便可风驰电掣从秦都到达蒙古。秦直道开通1705年之后,哥伦布才发现了美洲大陆,这个时候欧洲文明在美洲大陆还没有开始萌芽. 
  关于秦直道,现有史料记载极为寥寥,目前被学者常常引用的仅仅不足百字, 北宋司马光《资治通鉴》中记载:"三十五年使蒙恬除直道,达九原,抵云阳,堑山堙谷千八百里……"司马迁走过直道后,在《史记 蒙恬传》中写道:"吾适北边,自直道归,行观蒙恬所为秦筑长城亭障,堑山堙谷通直道。" 考古学家考证,公元前212年至210年,为快速反击和抵御北方匈奴侵扰,秦始皇命大将蒙恬率师督军,役使百万军工,一面镇守边关,一面修筑军事要道。仅仅用了两年,一个可与长城、兵马俑相媲美的世界奇迹诞生了。这条被陕北农民称为"圣人条"的宽阔大道,直起秦都咸阳军事要地林光宫(今淳化县铁王乡凉武帝村),自海拔1600米的子午岭东侧,由南向北,途经旬邑、黄陵、富县、甘泉、安塞、志丹、子长、靖边、横山等县,纵穿陕北黄土高原直至九原郡(今内蒙古包头市西孟家湾),全长700余公里,如同盘踞在崇山峻岭之中的一条巨龙。

秦直道 正被世界遗忘的奇迹 - zgsddzt - 管晏追行


  秦直道简直让人难以想象,直道所过之处至今依然地势险恶人迹罕至, 且不说其工程难度一点不亚于建造长城,如果没有掌握精确的大地测绘技术,仍旧无法在如此辽阔复杂的地域内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。秦王嬴政具有"席卷天下,包举宇内,囊括四海之意,并吞八荒之心",或许正是他广泛地招揽人才择贤选能,运筹帷幄而决胜千里的雄才大略,才最终成就了他君临天下雄韬伟略。
  如果说北部的长城是一张盾,那这条直道无疑就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剑。
  凭借这一通道,秦始皇的铁甲兵,从淳化林光宫屯兵地出发,粮食和军辎源源不断地北运,三天三夜就可抵达阴山脚下, 摧城拔地所向披靡,从此匈奴"人不敢南下牧马,士不敢张弓报怨",远遁大漠戈壁深处,数十年不敢露头.。
  也许是历史过于久远,也许是秦始皇这样的帝王过于诡秘谨慎,给后人留下许多千古之谜:关于阿房宫史料早有记载,可现代考古学家始终没能看到它的真面目;30年前当临潼的几个农民挖井挖出泥人人的时候,谁也不会料到发现的是世界第八大奇迹。
  2002年和2004年,记者两次探访了秦直道的一些段落。
  所有介绍直道的文字里中都会用"堑山堙谷"来描述秦直道,秦直道方家河遗址恰恰齐备了这样的特点。方家河遗址位于甘泉县城西大约60公里处的洛河边,洛河是直道北行途中经过的最大的一条河流,当年建有渡桥,俗称"圣马桥"。在陕北农村,秦直道被称做“圣人条”或“圣马条”,据说“条”在胡语里就是道路的意思。圣马桥如今仅仅只残存北岸的一段引桥,高出现存河床大约20米,引桥断面犹如一块块砖坯累积而成,这就是当时筑路时的夯土层,随行的甘泉县文物旅游局的同志介绍说,夯土层由黑土、黄土、白灰和沙子相间夯实,与现代建筑中地基处理工艺几乎相同。由引桥继续北行,一条明显宽阔的大道蜿蜒顺着将台山山腰而去,可能是由于千年的水土流失,道路的东侧略微高于西侧,最宽处依然足足还有40多米。东侧大约有20米长8米高的山体垂直于路面,截面如同菜刀切下豆腐后留下的痕迹,在专家的指导下,记者在底部看到一个紧挨一个的小坑,那是凿子的痕迹。大道的西侧是一段大约深40米的深沟,考古人员在沟里发现几处十余米高类似锥形的的土堆,也是由沙土夯击而成,与《史记》里"堑山湮谷"的记载相吻合。在直道裸露的石头上发现了无数直径在10厘米左右的圆孔,于是我们做出一个大胆推断:当时的筑路军工就是将绳索固定在山上的木桩上,然后下到沟底一点一点用土将道路夯起。

秦直道 正被世界遗忘的奇迹 - zgsddzt - 管晏追行


  经过了两千多年的风雨,方家河段数公里长的路面几乎只生长着一种被称做黄蒿的植物,而我们却惊奇地发现在沟下10米左右的石头缝中长出一棵松树,可见这里的土壤并不贫瘠,是因为筑路的土中含有碱性的白灰,自然只有适应在戈壁滩的黄蒿才可以生存。
  我们的车子无法开进那宽阔的千年古道,只能在它的左右寻找乡间土道去追寻直道的走向。
  据说解放前曾经有英国人在这里勘探过石油,探了两年无功而返,直到十多年前开始,许许多多的“磕头机”被搬进了山里,秦直道的周围才有了一些生气。我们就是顺着拉油车压出来的便道继续前行,秦直道始终就在我们的左右。

秦直道 正被世界遗忘的奇迹 - zgsddzt - 管晏追行


  在一个叫做榆树沟的村子,一个大约7、8岁的小姑娘怯怯地看着我们的车子,我问她的妈妈孩子上几年级,妈妈说,这里距离最近的学校也得10多里,所以这的孩子都不上学。
  位于志丹县永宁镇的任窑子直道遗址也是我此次考察的重点。该遗址其实就是位于任窑子村西大约200米的土台,秦直道从土台的西南侧继续向北而去。据当地老乡讲,当地人俗称这里为营盘山,大跃进时期被改造成了梯田,现在远远看去就象一层又一层的磨盘由小到大累积起来,如今整个村子只可以见到两处用砖垒起的房子,可在营盘山的梯田畔上,随处可见大小不一的砖头瓦片,甚至还有比较完整的瓦当静静地躺在刚发芽的庄稼旁。遗址的东北角被群众打开一个豁口作为一条小道,豁口的端面上的夯土曾清晰可辨;遗址的南端从上向下第四和第五层平台上,分别住着李姓、白姓和杜姓三户人家,白家和李家同住第四层的四孔窑洞,每家的窑洞外壁上,11厘米厚夯土层的痕迹清晰可见,整个土台的 夯土层的厚度大约在20米以上!对于人工造出这样大的平台的用途,专家至今依然莫衷一是,但从现场残留的云纹瓦当和残砖断瓦,这里在秦时期曾经有过很庞大的建筑。

秦直道 正被世界遗忘的奇迹 - zgsddzt - 管晏追行


  35岁王永刚是甘泉县会计核算中心的总会计师,但他最自豪的是对于瓦当的研究,尽管他收藏的几十块秦瓦当尚无一完整,但单凭瓦当敲击的声音他也可以辨别出秦汉的区别,在他的演示下,秦瓦当相碰的声音如同金属撞击,果然与普通砖瓦绝不相同。
  中午时分,一阵香气袭来,白家老太太在窑洞前的灶台上开始做饭,当地人喜欢炒菜时放一种叫做"ze ma"的东西,那是一种看似韭菜花的东西晒干而成。白老太太今年60多岁,30多年前从候家买来这两孔窑洞,至于窑洞建于哪年哪月,她也无从知晓。
  土路上传来一阵阵男人的歌声,那是流行在陕北乡间的酸曲:"拉着妹妹的小手手,亲着妹妹的小口……"
  村口有两个男孩玩耍,走近一看原来他们逮了两只小麻雀,孩子带我来到他们的学校,总共有两个老师30多个学生。男老师姓闫,今年51岁,言语不多,35年前安塞县修建王窑水库时移民到此;女老师姓马,今年28岁,已经是孩子妈妈,丈夫在另一个学校当老师。马老师的窑洞收拾的很整洁,桌上除了墨水和学生的本子外,还有一台18寸的彩电,村里没有电话也没有手机信号,这台电视可能是可以与外界联系的惟一工具。我问起马老师都去过什么地方,马老师说出一串我不知道的地名,她丈夫忙在旁边解释说那都是她教过书的村子,我继续问她去过最大的地方是哪里,马老师一脸兴奋地说:"我还去过延安"
  学校里只设了一到三年级,30多个学生基本都是附近的孩子,窑洞里有几个路远没有回家的孩子,其中三个男孩手里正吃包在方便面袋里的馍渣,在陕北,孩子们特别喜欢将四毛多钱的方便面揉碎了撒上调料干吃,所以装方便面的袋子也成了值得炫耀的东西。
  很是奇怪,在700公里长的秦直道上,左右100公里之内始终没有与之相平行的道路,直道要么穿过的是人迹罕至的荒野,要么就是贫穷落后的乡村,这些地区至今大多依然还是"交通基本靠走,通讯基本靠吼,治安基本靠狗,吃饭基本靠党,结婚基本靠想"

秦直道 正被世界遗忘的奇迹 - zgsddzt - 管晏追行


  由于偏僻,这里农民对文物保护的意识还不够强烈,家住营盘山下窑洞的白永胜告诉记者,去年春节前后村里有农民在挖地时挖出一个陶罐,因为觉得没有太大用处就被小孩子们给敲碎了。
  据考古学家勘测,富县境内的秦直道总长大约90公里,一九九二年,文保部门将张家湾镇的直道遗址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出富县县城向西,沿着309国道大约行驶90公里,在1531KM+3处,公路边有块文保单位的提示石碑。沿着路北羊肠小道爬上土山,半山腰一条平坦的大道蜿蜒向北,路面上杂草丛生,与甘泉方家河不同,这里没有见到夯土层。如果是四轮驱动的越野车,只要能够将车子开到这段直道上面,我无法想象在两千年前的大道上驰骋是什么一种感觉。
  在山下路边的院落里,我采访了一位李大娘,今年61岁的李大娘原本不是本地人,36年前因为饥荒由靖边县逃难到此,她已不记得是不是沿着古道南下,但六天六夜饥饿困苦似乎还历历在目。
  甘泉县文化馆干部郑天祥对直道很有研究,据他考证在富县水磨坪直道遗址附近有个村子叫“杀人庄”,是掩埋筑路军工尸骨的所在,记者反复询问都不得而知,后来有村民告诉我说,有水磨坪有个地名叫做“桑咀”,是否真的就是由“杀人庄”传成“桑咀”?这个问题还有待考证。
  在寻访秦直道的路途中,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在迷信比较盛行的陕北地区,许多曾经非常知名庙宇都破烂不堪,最明显数甘泉境内的建于唐代的白鹿寺,从现存缺胳臂少腿的石刻来看,那里曾经很具规模,可如今庙里只剩下一个枝繁叶茂的老银杏树。无意中说起我的感受,文物爱好者王永刚给我讲起了“南蛮盗宝”的典故: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四处造反,闹得崇祯皇帝惶惶不可终日,于是便从自己老家搜罗一群术士潜入李自成的故乡陕北  ,企图用破坏风水来达到消灭闯王的目的,于是一座又一座的庙宇被破坏了。
  遗憾的是在新版的《甘泉县志》和《富县县志》中,关于秦直道的记载只是一笔代过,没有更多的解释,甚至文物保护部门也没有太多地采取保护和发掘措施。
  探访秦直道的第四站也是秦直道的起点,是位于淳化县铁王乡的凉武帝村,秦林光宫遗址的所在地。凉武帝村距离县城大约30多公里,随着离开现成距离的增加,道路由柏油路变成了石渣路最后彻底成了土路,翻越一个壕沟的徒中,我试图向一个赶路的农民打听秦直道的方位,可这位老兄却以为我在找人,反问我“秦直道”是哪个村的。
  专家考证秦直道起点在秦林光宫,到了汉武帝时更名扩建为甘泉宫。记者在村里小道上随处可见不同花纹的砖瓦残片,村民说每年都要从地里检出一车一车的破砖烂瓦,如果说凉武帝村的路是用秦砖汉瓦铺就的一点都不过分。经过两千年岁月沧桑,林光宫只剩下两个土堆,农民们在这秦汉帝王的宫殿上收割着小麦,如果孔老夫子在世的话,会不会又发出“逝者如斯夫”的感慨呢?
  老蔡家住在村口,走进他家时,他那梳理整齐的花白头发就让人感觉他不是一般的农民,可他又不愿意对他的经历多说一句。问起秦直道,他说10多年前省交通厅来人勘测时,就是他带的路,在我的再三邀请下,终于说服他去给我指点迷津。
  我们的车子出了村子向北,越过一段草丛,再穿过一片树林,来到叫做鬼门关的隘口,车子老蔡说到了坡上就可以看到直道。坡上开着艳红的小花在绿丛中格外扎眼。到了坡顶向北看去,如果不是老蔡指点,我实在分辨不出哪是直道,哪是梯田。
  在回去的路上,老蔡终于透露了一点自己的身世:30多年前高中一毕业就在乡里做了文书,后来又到了县里给书记写文件,因为成分不好入不了党,一气之下自己卷了铺盖回了乡下。用他的话说,秦始皇汉武帝都变成了一块黄土,更何况咱一介草民?
  回到他家,我执意要他的外孙10块钱作为向导的酬谢,老蔡立马变脸坚决拒绝,多么典型陕西农民梗直的性格啊。

秦直道 正被世界遗忘的奇迹 - zgsddzt - 管晏追行


 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曾经繁华的象庞贝古城、楼兰古城怎么会变得空空荡荡?同样是大将军蒙恬率领几十万军民修筑的长城,如今成了中华民族坚强性格的象征物,而曾经车辚马啸的秦直道如今依然凄败落寞于千山万壑之中?
  历史给后人留下太多太多的迷,虽然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破解,但至少我们不应该遗忘。
 
 
华商报见报网址:http://hsb.huash.com/gb/newsdzb/2004-10/25/content_1366149.htm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