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瞭望大地

乘大齐之风,一匡天下;秉管晏之智,大兴中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伥祸  

2006-06-17 21:08:06|  分类: 小说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刘恒久,民国莱芜县徐冉乡高家店,今莱芜市杨庄镇高家店人。1939年,抗日政府动员他去打鬼子,刘吃不了苦,偷偷投靠了日寇,终为民族逆贼。之后官运连连,当上何官庄据点汉奸小队长,1942年8月13后任莱芜县皇协军二大队队长,驻安凤乡,今寨里镇周王许。
     时局混乱,中国广大,汉奸层出不穷,本不为怪。然刘恒久能以恶逆出名,仰其性格乖戾,变化无常;作恶多端,不在日寇之下。处死刘逆已60年,耄耄老人回忆往事,犹齿咬腮起,颤手拍案。
   其例一:1942年春,刘率领张里街汉奸队到大槐树为鬼子扫荡助战。行至韩王许遇一孤儿乞丐张某。他挥手拦住,问道:“你过来!我问你,皇协军厉害不?”乞丐战栗答:“厉害。”问:“我今天能杀死八路不?”答:“能。”问:“你说,怎么杀人最过瘾?”答:“俺不知道!”话未毕,刘一脚踹乞丐腰部,骂道:“小舅子,你还说不知道来!”乞丐哭道:“听说书唱戏的说,有砍头的,有活剥皮的,有炸油锅的,有掌天灯的,别的不知道了。老爷!别的真不知道了。”刘逆悻悻道:“哼,你早说呢?!”
   其例二:一夏日三伏中午,刘逆吃醉酒后,在乡公所门外树下乘凉。一村民远远经过,刘逆喊他过来。见村民刚剃头,问:“今天热吗?”村民嗫嚅:“热。”刘猛然一掌打在村民后脑上:“混蛋,你怎么还嫌热?”村民吓得只得改口:“不热。我说错了!”刘逆道:“我这个手,两天不打人,就痒痒得难受啊!”
     其例三:1941年2月27日,张里据点汉奸到王许一带根据地边缘抢掠,我党地方武装香山区中队埋伏于韩王许西北沟内,打死汉奸两名。其余汉奸溃走。28日,刘恒久带领何官庄、寨里、张里据点鬼子汉奸来报仇。找不到八路和老百姓,气急败坏,在周王许村南放起大火。那天恰逢西南风,火借风势,冲天而起,灰屑竟能飘到六里外的大鱼池村,方圆几十里之内老百姓恐燃及自身而骇数日。
     当年阴历5月,刘逆又来到周王许,再次放火将全村修缮的房子烧光!
     刘逆为伥,奇在对侵略者忠心似铁,似前世有缘。
    1943年阴历五月,刘逆领着日本鬼子和大批汉奸,突然出现在太平街村。太平街是一个2000人的大村,村民正在麦场上打场晒粮。他喝令村民将所有麦场上的麦子装上袋子,并用自己的木推车送到寨里街据点和张里街据点。当时烈日当空,村民却是泪流满面而不敢哭出声。
  来年春天,太平街饿死多半人。户户萧萧,十室八空,墨面菜色,几如地狱魑魅。
  1945年7月,中共莱芜县委将大槐树、猪食槽等据点拔除后,周王许据点成了前沿。刘逆怕被端掉,偷偷撤退到张里据点龟缩起来。我军旋即包围了张里据点。
  张里据点离莱城不足50华里,面对遍地烽火,鬼子也已无力顾及。
  由于武器落后、力量的薄弱,县大队将张里据点包围却强攻不得。就采取迂回战术,自壕沟和铁丝网的外面坑道作业,地道一直挖到炮楼底下,然后,放上了满满的炸药。
  为获得最好的战果,八路军采取了政治攻势。
  武工队在炮楼外用喇叭喊:“刘恒久,你听着!限你晌午前投降!12点,太阳影子一斜,立即炸炮楼!”
  武工队早将炮楼里的人员搞得一清二楚。集合伪军父母、妻子和孩子,站在铁丝网外喊话:
  “孩子,快缴枪啊!八路军说话算数,只要缴枪就让回家种地!”
  “孩子他爹啊,了不得了!快下来啊!!八路军在炮楼下面放上炸药了!时辰一到就响啊!快回家,孩子离不开你啊!”
  炮楼下面老人、女人、孩子黑压压一片,哭声、喊声乱哄哄。
  炮楼上,刘逆自知罪孽深重,死不投降。他怕部下造反,他瞪着红眼睛,背靠墙角。紧握并高举手枪,令汉奸们枪口对外:“谁回头,我打死谁!给我守住,等皇军来救咱!”
  汉奸贾凤先连饿带吓,急尿连连,乃回头哀告:“队长呵,不行咧,咱缴了吧?”语未竟,“砰!”一枪,脑袋已被打碎。
  刘逆命令:“从窗户扔出去!告诉共产党:交枪的下去了!”
  八路军彻底失望了。12点准时轰隆一声巨响,炮楼歪倒。
  之前,我军早动员周围老百姓:炮楼塌了之后,除枪支弹药外,其他东西老百姓尽可取走。以防鬼子再来重修炮楼,何况东西本来就是鬼子汉奸从附近老百姓手中抢来的。老百姓纷纷冲进去背、抬、扛,将粮食、木料等等迅速抢走。
  大概是炮楼不高的缘故,有的汉奸竟没砸死。
  刘恒久的保镖张志从碎砖乱瓦中挣扎出头,前后左右地摸摸索索,急切中喊:“我的枪呢?我的枪来呢?!”
  一个手持大镢的农民,看这个汉奸到这时候想的还是拿枪杀人,愤怒地挥起大镢,一下就让汉奸的脑袋开了花!
  扒开乱砖,刘逆亦未死。香山区委——当时叫9区,决定开公判大会。八路军将其缚在门板上,经历太平、北庵、下河等被刘逆残害的村子,一直抬到温家庄。
  当队伍到太平街时,老百姓红着眼睛围上去。因为有纪律,不能虐待俘虏,男人不敢,但是妇女却是阻挡不住地拥上前,或掐;或拧;或打;或骂。更有甚者,哭着用剪刀剪其肉;用锥子乱刺。审判大会开时,刘逆已死。会后,愤怒的老百姓割掉他的脑袋,挂在树上。尸首任野狼、野狗吃掉。
  事过60年,本文作者采访当时的经历者。一老者介绍:从张里出来,抬刘逆的民兵就骂:这个畜牲,死到临头了,还享福,我等抬着他!他抬我们还差不多!就愤怒地连同门板扔在地上,将捆他的绳子狠狠地恨恨地紧一扣,如是者三。实际上,到温家庄的时候,刘逆已经差不多死了。
  根据地党和八路军,举行庆功会,庆祝胜利和结束奴隶的日子。我们回过头来,再一次欣赏庆功会上演出的节目,仍感觉到那才是伟大时代创造的伟大艺术:
  说的是,河南里,庄子稠,
  出了个泥腿刘恒久!
  八路军叫他来抗战,
  他试或试或抽了头!
  他在家里没有事,
  亓胡子叫他当走狗。
  亓胡子看他干得楞,
  封他当了个汉奸头。
  他上河北来扫荡,
  临走牵个老黄牛。
  刘恒久,好大胆!
  跑到王许安据点
  北山来了共产党,
  专打鬼子狗汉奸。
  猪食槽、大王庄
  据点一个一个连着端。
  刘恒久,吓破胆,
  拨头就往张里蹿。
  垒了个炮楼门朝东,
  他在里面坐朝廷。
  七月里,倒了霉,
  八路军部队破他的围!
  刘恒久,真是豺!
  炮楼塌了土里埋。
  别的汉奸都砸死
  活擒了魔王刘恒久
  抬起来就往河北走,
  兄弟爷们来报仇!
  王大娘,李大神,
  锥子钻,剪子扭
  嘁哩咔喳齐下手,
  还有一个没捞着,
  咬着牙还“嗯!”了好几口!
  把他抬到温家庄,
  割下狗头喂狼狗!

 

2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